一瓣

融安地下街,正在装修的工人。
虽看不清他们的脸,那醒目的黄帽子让我驻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