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瓣

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都不能少 
       中午,经过县医院急症室。他们以这样奇怪的方式出现在我眼前:鼻青脸肿,满脸愁云的妈妈,卷起毯子睡在地上的大哥哥,一身脏兮兮坐地上玩耍的小哥哥,妈妈怀里头上贴纱布的小弟弟,以及几只散乱的拖鞋。
        他们从哪里来?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爸爸去哪儿啦?
        一定是又很多故事的一家人!
       带着很多疑惑,我匆忙走过了……
       一个小时后,他们还呆在那里。大哥哥还躺地上,小哥哥趴地上哭闹,我上前轻轻地问,小孩子是不是饿了?
      “不理他!” 他妈妈头也不抬一下。
      “ 那个呢?” 我指了指睡地上的大哥哥,
      “睡着了!”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我买来一排“旺仔”,小哥哥马上抢了过去,小弟弟跟着醒了,妈妈的脸上勉强挤出点笑容。
       原来,他们是三江富禄的,爸爸在融安环卫站做工。趁国庆回老家秋收,返回想带着老婆孩子来融安玩几天,那晓得途中就遭遇车祸。
     “幸好一家大小没事,只是一点擦伤。”
       女人脸上有种劫后余生的欣慰。 “等他爸爸扫完街就来接我们。”

评论

热度(3)